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朝霞

本章节来自于 寒门酒巫 https://www.cwww2.com/371/37127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不知是屋内光线昏暗,亦或是天色将暮,这屋内已是点了蜡烛,只是烛火幽幽,林芷看那人,却不甚分明。

    “你是……”她喉头发涩,吐字亦是不甚清晰。

    那人却是听懂了。

    他背对着林芷,倒了盏茶端来。

    林芷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她将胳膊支在床头,强撑着坐起,“多谢……”

    那人将茶水递与林芷,又俯身将林芷身后的引枕放正,默默看林芷喝完一盏茶,便接过茶盏,又向着桌前走去。

    林芷看着他的背影。

    待那人将第二盏茶送与林芷面前,林芷伸手接过,“引泉,多谢。”

    她说罢,亦是将手中之茶喝的一滴不剩。

    “你怎知是我?”说话的,正是引泉。

    他带着张老翁的面具,乍看之下,任谁都不能将其与曾经那个翩翩少年想在一处。

    林芷侧过头,她靠在引枕上,这还用说明吗?

    他们曾是出生入死的朋友,那其中的恩怨,又怎是区区一张人皮面具可遮挡的?

    “林芷,你怎会离开韩府?”引泉将茶盏放于桌上,但那张人皮面具,他亦是戴在脸上。

    或许,林芷从来都知道他的真面目。

    林芷看着引泉,她想起那日在韩府的引泉,也记得当时于乱坟岗的引泉。“呆腻了。”

    林芷说道。

    引泉似乎笑了,但那老翁的面具下,他的笑声听上去也有了几分沧桑。

    “说的好。”他坐在林芷对面。

    林芷亦是在望着引泉。

    这面具做得真是好啊,在这样空洞的眼神下,林芷想要看出引泉昔日的容颜,亦变成了奢望。

    林芷甚至不敢动用自己的异能,她害怕在这样的面具下,隐藏着的,不是引泉,而是一个同铁老三,王屠户无异的蛊人……

    如果真是那样,自己又该怎么做?

    林芷按着腕上的蛇印,她当真下得了狠心,对引泉说出那个“解”字吗!

    “林芷,对不起。”引泉望着林芷,在这一刻,他的声音透过那老翁的面具传了过来。

    这是引泉,如假包换的引泉。

    林芷背过身去,不知为何,她听见引泉的声音,就想哭,或许,从最初在虎头山之时,她就明白引泉的苦衷。

    但是,明白归明白,林芷终究不能原谅引泉所做的一切。

    引泉利用了林芷,更数次为虎作伥。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身后杳无声息,林芷不确定引泉是否还在屋内。

    “别人如何,与我而言并不重要。”听声音,引泉仍是坐在那里。

    他接着说道,“我只在乎你的感受。”

    “笑话!”林芷猛然翻身坐起,“你在乎我的感受?”

    她仿佛听到了极大的笑话,笑得眼泪都快要流出,“你若是真在乎我的感受,又怎能,又怎能!”

    林芷气到语无伦次,她恨,她恨引泉独自承受一切,她恨引泉向韩府投毒,她恨,在引泉做尽伤天害理之事后,却唯独不曾伤害自己。

    这算什么?

    浪子情深么?

    “引泉,你明明知道我最在意什么,你又怎能去帮那老白龙为非作歹!”林芷哭了,她哭喊着喝骂引泉,如果不是老白龙,那沙镇怎会蛊虫横行!如果没有那该死的蛊虫,阿旺,顺子,阿周……

    那些林芷所热爱的人,葬身于老白龙的蛊虫之中,而引泉,他怎能将蛊虫投入韩府!

    甚至,就连杏花林最后的酒水里,亦是藏有一只蛊虫!

    “杏花林的蛊虫,不是我放的。”引泉低声道,在这一瞬间,他的声音又透着那种不符合年纪的老迈。

    “我知道你看重杏花林,我,不会伤害他们……”引泉这样说着,林芷的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你不会伤害他们?”泪水,模糊了视线,林芷哭着对引泉说道,“你因我在杏花林,就高抬贵手,可我若告诉你,这沙镇皆为我林芷父老乡亲,你伤他们任何一人,犹如伤我十分,那么,引泉,你就能从此停手么!”

    “我……”引泉本是面对林芷而坐,可当林芷这般问后,他向着那暗处侧过身去,“不能。”

    林芷颓然坐在榻上,为何引泉就这样死心塌地为老白龙卖命?

    是父子情深?

    亦或是……

    林芷从榻上走下,她来到引泉身旁,这人皮面具如此逼真,以至于林芷几乎就要以为,这或许就是引泉将来年迈的模样,“引泉,你是有什么把柄在老白龙手中吗?”

    她说着,凝神注视着引泉,却未曾从引泉身上发现蛊人的影子。

    “不,”就在林芷暗中长舒口气,放下心时,引泉的声音透着无力的嘶哑,“我习惯作恶。”

    “你!”林芷未曾想过,引泉竟会如此自暴自弃,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扬手一记耳光打在引泉的脸上。

    林芷虽是用尽力气,可凭着引泉的身手,只要他想躲,就定会躲得开。

    “啪!”随着这声脆响,引泉“年迈”的脸上,还是挨了林芷的耳光。

    林芷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你为何不躲?”

    她看到一丝鲜血从引泉的嘴角渗出,这景象让林芷感到恐惧,仿佛引泉真的已到垂暮之年,躲不开自己这一记耳光。

    引泉抬眼望着林芷,“媳妇儿,你手劲儿不小。”

    往日,若引泉这样称呼林芷,林芷势必恼羞成怒,跳着脚要与引泉划清界限。

    而此时,林芷竟是向引泉伸出手,“引泉,让我看看你……”

    引泉一怔,这样的情景在梦中,他出现过千百遍,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是在这样的地点,这样的时辰,出现在他的面前。

    造化弄人。

    引泉认了,也无憾了。

    他站起身道,“怎么,到了这会儿反倒爱上我了?”

    引泉言语轻佻,他背对着林芷,但似乎在笑,那笑声充满了恶毒的讽刺,“林芷,你还真以为自己是紫玉阁的头牌姑娘,大把的男人都为你神魂颠……”

    忽然间,屋内变得寂静无声,引泉的话戛然而止,他在微微颤抖,林芷在这一刻,握住了他的手。

    “引泉!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林芷的声音,却是无可抑制的悲伤,她握着引泉的手,泣不成声。

    就在方才,她失控打了引泉一记耳光时,那触之苍老的皮肤,那形如槁木的姿态,以至于此刻林芷紧紧握着引泉的左手,她万念俱灰,心中既悲且痛,林芷清楚的意识到,再高明的面具也不至如此,引泉,他是真的“老”了。

    在与林芷分别不久,引泉以惊人的速度衰老。他的青春断送在乱坟岗内,取而代之的,是如今这个苍老木然,连他自己,都无法面对的“老人”。

    引泉任由林芷拉着他的手,他低头看着林芷的手,洁白,无暇,对比着自己的苍老,“林芷……”

    “我毁了。”引泉说道。

    有泪,滴落在林芷的手背,那是引泉的泪,亦是林芷的泪。

    夜,从未这样漫长……

    引泉已如垂垂老者,或许,他亦是接受了这样的改变,在与林芷相对而泣后,他反倒最先平静下来,甚至还安慰着林芷道,“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这辈子,我早就活腻了,早点死了,还能早点投胎。”

    引泉看着林芷一笑,“说不定还赶得上娶你做媳妇儿。”

    林芷无法将眼前这个满面皱纹,虚弱不堪的老者同那个玩世不恭的引泉想成一人,她茫茫然说道“不能的……”

    “傻瓜。”引泉黯然一笑,他知晓林芷性情如此,她喜欢的,从不掩饰,她不爱的,任谁都无法勉强。

    虽然自己即将离世,可能在“走”前再看一眼林芷,引泉亦是觉得老天爷待自己也算不薄。

    “引泉,你不能死。”林芷从昨夜就没有放开引泉的手,他们坐在桌前,直到残烛熄灭,天色将明。

    “林芷,陪我到屋外走走吧。”引泉看着天空那抹朝霞说道,他不知过了今日,是否还有这样的机会,与林芷再看一眼那红霞满天。

    林芷搀着引泉来到院中。

    “引泉,你看,这天色多美啊!”林芷心中感激着,她感激这造物的神奇,在这样美的朝霞下,会让人燃起对生的渴望。

    引泉含笑望着朝霞,他在朝霞中看到了林芷。

    “死,并不是解脱。”林芷轻声说道。

    引泉的感受,她都明了。但正因如此,她才不能看着引泉这样消沉等死。

    “人常说,一了百了。但是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之所以整夜握着引泉的手,林芷想将自己手中的温度传递,她总是觉得,也许,就这样一放手,引泉就真的死了……

    林芷的手,真暖。

    引泉贪恋这样的温暖,这让他赴死的心有了动摇。

    然而,他看着林芷光洁的脸颊,这丫头还如此年轻,能够陪伴在她身旁的,一定不该是自己……

    莫说如今已行将就木,若是放在未曾这般模样之时,引泉亦是对林芷从无非分之想。

    不是他不爱林芷。

    而正是因为林芷在他心中太美,太好,干净的让引泉自惭形秽。

    “林芷啊,”引泉看着林芷笑了,他伸手摘下落在林芷发梢的落叶,“朝霞真美啊……” (战场文学https://www.cwww2.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霜宝的小说寒门酒巫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寒门酒巫最新章节寒门酒巫全文阅读寒门酒巫5200寒门酒巫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霜宝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战场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