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67章 人生就是命

本章节来自于 神级药神 https://www.cwww2.com/448/44866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深夜,南海市的主干道上,一辆蓝色法拉利高速行驶,风驰电挚,刺破夜空,在这宁静的夜晚,引得风声呼啸。

    在蓝色法拉利后面跟着两辆黑色奔驰,也是快速行驶着。

    这三辆车便是刚从蒋府出发的蒋家父子一行人。

    当头开蓝色法拉利是蒋景煌,他此刻的心情很兴奋,看他的车速就知道了,恨不得将车子当飞机开,大有春风得意车速疾的韵味,这也能理解,谁叫他这趟是去和亲呢?还是李靖亲自给他发微信说想见他的,想想都美啊!要知道,这么多年,这是李靖第一次对他用想这字。功夫不负有心人啊!想想都是不容易,这些年他蒋景煌追李靖可以说是追得好苦,但他一直都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仍是对李靖抱有幻想,尽管一次次的被拒绝,一次次的被打击,但他从没想过要放弃,现在回想起,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好事多磨,幸好他没有放弃

    要说蒋景煌为什么如此爱李靖,那是一见钟情,情不知所起,却一往情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自蒋景煌五岁那年,在李府后花园玩耍,李靖撞到他后,他就对李靖这个大眼女孩过目不忘,她大眼旺旺以手抚额的迷人模样如今还映在他的脑海里仿佛昨天。

    “太可爱了!“当时蒋景煌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李靖,脑海中只有这么三个字。

    时至今日,李靖变得更漂亮更性感了,但在蒋景煌心中可爱依旧。

    蒋景煌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却是个有追求的男子,以他的身份这些年投怀送抱的女人很多,但他从来都没动过心。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他曾豪言壮语,定要娶李靖为妻,天荒地老,海枯石烂,至死不渝。如今梦想成真,也不枉当年热血誓言,此时此刻,他只想用刘德华的一首歌曲来表达他的心情:

    盼了好久终于盼到今天

    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

    那些不变的风霜早就无所谓

    我累也不说累……

    伴随着欢快的音乐,蒋景煌将车速加到最大,在黑夜仿如一道蓝色的闪电,朝着李府呼啸而去。

    黑夜中,黑色奔驰内,开车的壮汉阿昆小心翼翼的问道:“老爷,少爷的车速太快了,为了安全起见,是不是让少爷开慢点,而且城南这个路段还限速呢!”

    蒋吉儒笑着的说道:“阿昆啊,煌儿的心情你不懂,他已经热锅里的开水,沸腾着呢,怎么能够慢的下来,而且现在是深夜,路上根本就没什么人,就由开个痛快吧!”

    坐在蒋吉儒身边的张开也跟着笑道“是啊,少主这是为爱奔腾为爱心切呢,我们就不要挫了他的兴致。”

    笑声过后,蒋吉儒突然心情沉重的说道“阿昆你也跟上,别掉队了,刚才孙思妙说李傲天心脏受创,恐怕没多少时间了,我还想看他最后一眼,毕竟相交一场,不要彼此留下什么遗憾。”

    阿昆得了命令,立刻加速在跟了上去,在其后面的万力夫和李晨等人也是紧随其后。

    一刻钟后,唰唰唰,这三辆车子停在了李府门外。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不得不说,蒋吉儒是个演技派,才刚下车,他就恸哭了起来哎西,李兄啊,天妒英才,英雄命短,怎能不哀伤呢?我心里难过啊,你我青年相交,你仗义疏财,倾囊相受,才有了我黑龙帮。几年之后,你鼎力相助,大力扶持,才使我黑龙帮,日益壮大。又是几年,你灭刀斧,剿飞鹰,降鲨鱼,令宇文邕丧失斗志被迫解甲归田。又是几年,帮派同盟会上,你竭力力谏,方始我黑龙帮,成功挤入南海七强之内。固始街头,四面埋伏,你临危不惧,九死一生,英雄了得。十里湖一役,你运筹帷幄,应对自如,一场大火,强龙彻底灭亡。想你当年雄姿英发,器宇轩昂,痛哭一场,哀你不幸,恨天不公,如此英豪,怎可如此命短。哀悼你的心情,使我愁肠百结,悲恸我肝胆寸断,你这一去,日月无华,天地无光。从此南海少了一位大英雄,我也少了一位好兄弟。哎西,李兄啊,我吉儒来,你还有什么心愿,你就尽管说,你的大仇,我也一定会为你报的。

    蒋吉儒从李府前门一路哭来,蒋景煌跟在他身后,也是面露哀伤,悲痛之情溢于言表。

    他哭着哭着,不知不觉,哭道到了唐府大厅。

    宽阔的大厅,灯光璀璨,正有一人,挡在了蒋吉儒面前。

    因为为了呈现出一种伤心落寞的情绪,刚才蒋吉儒都是一直低着头走路。

    现在,四下寂静无声。

    蒋吉儒抬起头,向前望去,当下就是大惊失色。

    一种巨大恐惧从他的心底涌上心头,侵袭他的四肢百骸。

    这种恐惧比那腊月的寒冰还要冰凉刺骨,犹如来自九幽炼狱的哭泣。

    许久,蒋景煌都没能缓过神来,犹如活见鬼了一般,毛骨悚然。

    他身后的蒋景煌等人也是吓得屏住呼吸,后背湿了一片。

    “怎么可能?”蒋景煌精神恍惚的喃喃道。

    “怎么不可能,难道吉儒兄见到我没事不开心吗?”李傲天笑着说道。

    “怎么会呢?”蒋吉儒恍惚神来,现在可不是惊讶时候,他不知道唐震天为什么会安然无事,但不一定不乱,他立刻用双手擦了擦眼泪,让眼睛更加明亮一些,因为刚才为了演出逼真,蒋吉儒确实哭出了眼泪,然后他长叹声“哎,我这心情啊,还真是犹如从地狱升到了天堂,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是吗?”李傲天淡淡一笑,也不急着揭穿他,现在蒋吉儒父子就带着这么几个人入了他李府,已是成了瓮中之鳖,只要他一声令下,蒋吉儒等人便飞立刻死无葬身之地。但他不想这样,他想和蒋吉儒玩玩,看他蒋吉儒怎么演?更想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哈哈哈!”蒋吉儒冷静下来,尴尬一笑:“谁说不是呢,刚才我接到卢老的电话,说你胸口中枪命不久矣,我是悲痛万分啊,我想都没想,就丢下手头的事情,带着全家老小,着急忙慌来看你,没成想,原来李兄你跟我开了个玩笑,哈哈哈……”

    要不说蒋吉儒这个老头子有两把刷子呢,都这种时候了,还能谈笑自若,看来这些年还真不是白混的,遇事不惊临危不乱,看他风轻云淡的神情,传说中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也不过如此吧。

    相教于蒋吉儒的处变不惊,蒋景煌的神态就没那么自然了,紧张的额头都冒出斗大的汗珠,顺流而下,都快流淌成河了。

    万力夫和李晨也是惊吓的身子不自觉得微微抖动。

    张开和阿昆心态好一些,但同样心生恐惧。

    因为眼前的事情出乎他们的预料,超出了他们的预估。

    怎么可能?

    他们甚至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情是真的。

    不是说李傲天已经中枪,命不久矣吗?

    怎么会这般安然无恙的站在他们面前。

    难道从一开始他李傲天就没中枪,要是没中枪,他为什么又和帮主打电话说中枪了呢?

    还有孙思妙电话里的陈述……

    难道这一切都是一个骗局!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潘世为暴露了……

    想到这里张开是百感交集,不寒而栗。

    见蒋景煌脸上大汗淋漓,李傲天走到他近前大笑道:“景煌贤侄,我有那么可怕吗?看你满头大汗的。”

    “我”

    蒋景煌本来就嘴笨,现在又是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他支支吾吾半天吐出个我字,就没有下文了。急得蒋吉儒额头都快冒汗了,心想我怎么生了这么个坑爹的玩意呐?你说你坑爹,陷老子于如此这般进退两难的境地也就算了吧,关键是现在你丫的连话都说不利索呢?你支支吾吾个屁啊!平时在家的时候,你不是挺能得瑟的吗?这下就嗝屁了?

    无奈蒋吉儒接过话茬,笑吟吟的说道:“李兄,景煌这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从小就怕你,你想啊,这么多年,他什么时候在你跟前大声说过话,我早已是见怪不怪了。”说道这里,蒋吉儒突然提高声音:“但是,他这满头的大汗啊,可不是吓得,而是急得。”

    他继续以一种唠家常的方式:“当然,不只是他急,我们这一行人心里都急啊!刚才接到卢老的电话,说你被人行刺了,当时我就心如刀割啊,所以就火急火燎的跑来看你,加上这天气又热,我都急出汗了。”

    蒋吉儒顺手摸了摸额头,叹道“现在好了,见到你安然无恙,我心里的这块石头总算可以放下了。说说吧,李兄,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卢老呢,他刚才给我打电话时,说你想李蒋两家和亲来着。”

    “哈哈哈”

    李傲天背过手,向前走出几步,大笑三声,然后突然一回头,眼中寒芒凛冽,杀气蒸腾“蒋兄啊,蒋兄,都这时候了,你还跟我演戏呢?你我兄弟一场,刚刚我可是给过你机会的。”

    在李傲天大笑三声的时候,大厅内已是冒出黑压压成片成片的青壮年,手握突击步枪冲锋枪,将蒋吉儒等人团团的围住了。向上看去,楼上的围栏处,也是围满了人,密密麻麻,荷枪实弹,蓄势待发。

    看着密密麻麻的枪手,蒋吉儒心中一凉,想来自己多半是被圈套了,但他心有不甘,他觉得李傲天没有立刻对他痛下杀手,多半是还没有十足的把握认定事情是他做的,想到这里,蒋吉儒愤怒道:“李兄,咱们兄弟一场,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就算你想我死,也要让我死个瞑目吧!你这样不清不楚的搞我,有违道义吧?”

    李傲天上前一步,愤怒道:“道义?你也配跟我提道义这二字?”

    蒋吉儒道“李兄,何出此言啊。咱俩同生共死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不了解我的为人吗?是,我吉儒能有今天的荣华与富贵都是你给的,但我也是自始自终待你如兄长一般敬重的。兄弟之间有什么说不开的呢?今天是怎么了前有卢老打电话说你遇刺想和亲,现在你又让这么多人用枪指着我,我想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哈哈哈,蒋吉儒啊蒋吉儒,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能气定神闲的跟我打马虎眼,你我认识这么多年,我怎么就没有发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呢?更没想过有一天是你想谋害我,可笑啊可笑,枉我李傲天一心一意助你帮你,视你如亲兄弟,没想到到头来要置我于死地的是你——蒋吉儒。误会?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吧!”

    蒋吉儒突然大声笑道:“哈哈哈我想谋害你,李兄这可是我听过的最可笑的笑话,李兄你也不想想,你对我这么好,我有什么目的要这么做呢?”李吉儒环视众人后,直视李傲天的双眼,义愤填膺道:“一定有人陷害我,挑拨是非,想离间咱们兄弟之情,李兄,你可不能上当啊!”

    “好、好一个巧言善变的蒋吉儒,要不是我亲耳听杀手招供,我还真信以为真。”李傲天转身冲人群后方喊道“家豪,带杀手上来。”

    沈家豪立刻带着年轻杀手潘世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随着沈家豪出场的,还有李靖、卢集成,孙思妙等人。

    李傲天冲潘世为说道:“说说吧,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

    沈家豪扶着重伤的潘世为,告诉他不要怕,说出真相就可以了。

    潘世为上前一步,视线在蒋吉儒等人面前扫过,最后停在万力夫身上,并用手指指着万力夫道“就是他,就是他威逼我来行刺你的。”

    万力夫立刻被李府的人拿住了。

    他哆哆嗦嗦的跪在李傲天面前,颤颤巍巍的哭喊着“李爷,饶命啊。”

    “好你一个万力夫,我跟你往日无冤今日无仇,为什么要加害于我。”李傲天冲万力夫大声吼道。

    万力夫本来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货,几百条枪对着他,他早已是惊弓之鸟,现在经李傲天的这一声吼,他立刻是吓破了胆,一股黄色的液体从裤裆处尿了出来,他哭喊着:“不是我,不是我?”

    “不是你,那是谁?”李傲天厉害声问道。

    万力夫转过头,唯唯诺诺向蒋吉儒等人看去,最后定格在蒋景煌身上。

    就在他刚伸出手指指向蒋景煌的时候。

    突然一身枪响,万力夫立刻口溢鲜血,一命呜呼了。

    “谁?”

    李傲天一声咆哮,众人的目光立刻都落在一个蓝色寸衫的年轻身上。

    这个年轻并不威武,甚至有些单薄,但面对这么冷峻的形式,脸上的表情,却是风轻云淡。

    而这个年轻人就是张开。

    数百双眼睛看着他,数白条枪对着他,他却丝毫不慌,他突然淡淡一笑“都别紧张。”

    说着用手指勾住枪环,枪身立刻倒转,紧接着他将双手摊开,做出一个投降的动作“我投降。”

    整个动作过程,潇洒自若。

    众人对于他的这些举动都很是震惊。

    不过,就他本人而言,这么做倒也是明智之举,因为数百条枪正对着他,他再敢轻举妄动,他会立刻被打成肉筛子。

    但他敢在李傲天面前拔枪杀人,也注定了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一个字死。

    死对他张开来说,并不可怕,关键是要死得伟大、死得其所。

    他之所以要这么做,就因为想报答蒋吉儒的知遇之恩,虽然这份知遇很短暂,但在他心中却是刻骨铭心。

    他很清楚,要是万力夫,说出蒋景煌是幕后主谋的话,那么他们在场的人都要完蛋了。

    今天的一切都是由他一手策划的,本以为大功告成,没想到空欢喜一场,千算万算到头来却被李傲天反算计。他心有不甘,却也只能恨天由命,只是可惜,壮志未酬身先死,刚刚得到帮主的赏识,就遭此劫难。

    也罢,人生就是命。

    既然这一切起因都由他而起,那现在一切的后果都由他结速吧!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牺牲他一人,保全黑龙帮。

    因为张开已经做好一心求死的准备,所以面对李傲天凌厉的目光,他丝毫不惧,不等李傲天发问,张开就笑着咆哮道“姓李的,今天你没死,算你命大,既然你这么想知道真相,那我就告诉你吧,今天的一切都是由我张开策划的。”

    听道张开的咆哮声,壮汉天龙,挥拳就准备向他打来,却被李傲天制止了。

    李傲天冷目寒光的看着张开“你策划的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无怨无仇,哈哈哈。”张开狂笑道“你还记得十二年前的张宝山吗?” (战场文学https://www.cwww2.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元旦2号的小说神级药神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神级药神最新章节神级药神全文阅读神级药神5200神级药神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元旦2号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战场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