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62章 只能属于我

本章节来自于 冷面总裁请指点 https://www.cwww2.com/452/452677/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自家老总被人当面喊成“流氓”、“冰块脸”,就连何乾面上都有些过不去,可严以修似乎并未介意。

    只是经她一说,严以修才发现她两手发烫,就连脸颊上也染了淡淡的红晕。

    在自己的地盘上,明明胸有成竹,却仍是让她受到了伤害,严以修看上去不动声色,心底却生出几分懊恼与内疚。

    一些莫名的情绪,也像深埋在土壤里的种子,在各种作用下的催化下,暗暗生长。

    新调的领班迅速找来推床,还好这一次,叶梓慕并没有太多挣扎,被两名服务员合力挪到推床上后,再次昏睡过去。

    一行人匆匆出门,穆思曼却不自量力地拦在门口,直到被忙乱的服务员撞到一旁。她本欲再次追上来制止,却被赶来的保安挡住,告知她只可以在1806和1808两个包间活动。

    严以修所到之处,不断有会所工作人员躬身行礼,他一一无视,大步流星地经过楼道,上电梯,朝顶层的总统套房而去。

    到达顶层时,楼道里安静下来,推床上的叶梓慕挣扎着像要起身。严以修怕她摔到,刚伸手过去,她突然一把拉住他的衣袖,清晰地低语一声“我迷路了,怎么办?”语气里竟含着隐隐的焦虑。

    他应声低头看去,叶梓慕眼睛仍闭着,却只是呓语。

    身后,有急急的脚步声追上来,是私人医生得到通知匆匆赶来。

    进入总统套房后,服务员将叶梓慕放到进门的沙发上靠好,医生立即上前检查,斟酌再三后,才将一定剂量的镇定剂注射给叶梓慕。

    她仿佛并未觉得到疼痛,只是嘴里不停地喃喃着“怎么办……又迷路了,救救我……”

    直到私人医生和服务员相继离去,严以修这才像是敷衍醉酒之人一样轻声反问“又是心迷路了?”

    “人的心,没有任何导航……怎么办,救救我……”又一声低语传来,她闭着眼睛,并不像是在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单纯地在自言自语。

    严以修心里一怔,突然想起她为致谢,约他晚餐的那个夜里,华灯初上时,女孩略有得意地冲他摇着手机说“我有导航!虽然偶尔失灵,但总体还挺好的。”

    可这一刻,她在梦境里焦虑无措,一次次地迷失,一遍遍地求救。

    严以修默然俯身,将她抱到大床上放好后,起身斜靠在一旁的墙壁上,仔细端详面前的叶梓慕。

    见多了莺莺燕燕各种形式的巴结与攀附,即便再是倾城倾国的姿色,他也早已不自觉地形成了强大的免疫力,可以轻易地将任何人拒之千里。

    可面前的她,终究与别人不一样。

    初初相见时,她英姿飒爽,像个女侠客一般飞来一脚,上演一场自以为是的见义勇为;再次遇见,她显然知道了他的身份,面对他时明显带了几分畏惧,可却并无刻意的巴结;

    天台花园上,她满脸花痴的神情,呆呆地望着自己出神;严氏大厦的董事办里,她不过取经刚刚成功,竟敢稚气而倔强地与他打赌……

    只是这一刻,她却敛起所有骄傲与倔强,柔柔的,软软的,像只熟睡的小猫一般,静静地蜷缩着。

    柔软如她,他的心丝毫没有办法继续冷硬。

    “我迷路了!”正若有所思时,叶梓慕忽然再次低语。

    或许是镇定剂起了作用,随着这声低语,她缓缓睁开迷蒙的眼睛,滞滞地看向四周,环顾一周后,她的目光最终在他身上定格。

    严以修保持着偎墙而立的姿势,垂下目光看着她,沉声问“你觉得怎样?哪里不舒服?”

    叶梓慕费了不小的力气,才撑起来半靠在床头,喃喃地道“好奇怪,好恐怖,没有路标,没有导航,所有的路都一样,我去问路,可谁都不理我……”

    她声音干涩低哑,就像是在干旱中跋涉许久一般。

    严以修从冰箱取出矿泉水,拧松了瓶盖递向她。

    叶梓慕仰头,半眯着雾蒙蒙的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纤长浓密的睫毛微微上翘,目光中透着淡淡的迷离与茫然,同时,又有些他读不懂的情绪深藏其中。

    毫无防备地,严以修就被那样的目光击中,几乎没有犹豫,他就开口道“不想迷路,不如就留在我身边?”

    话一出口,连严以修自己都有些惊讶,自己竟在如此情境下,对着一个一脸呆滞的女孩,说出让她留在自己身边的话。

    他本性冷傲,几乎从未对任何女孩说过温情的话,所以虽是这样语气平淡地让她留在身边,于他来说,已经是开天辟地的头一遭。

    但她,却没有任何反应。

    几秒钟后,严以修默然撤回递矿泉水的手臂,随手把瓶放在床头柜上,平静地道“你不需要急着答复,想清楚了再说,今天先休息。”

    说着,他准备离开,转身时,手臂忽然被紧紧拉住。

    “冰块脸,不许走!”叶梓慕有些急切地道。

    冰块脸?严以修顿时哭笑不得,过了会儿才故作漠然地命令道“放手!”

    叶梓慕眼底掠过一丝慌乱与焦急,甚至还带了一点点的祈求,手却愈发使劲地抓紧他的衣袖。

    他百般无奈,只得深吸一口气,淡淡地补充道“我不走就是。”

    叶梓慕明显松了一口气,一声轻轻的叹息后,她极不情愿地一根一根松开手指。

    视线无意中掠过时,她像是发现什么,目光微微一亮,随即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他深蓝色的袖扣,那是她送的。

    “拉勾!”她轻轻地说。两只手摆弄着严以修的手,最后和她的手小指互勾,拇指相抵。

    这反应慢了好几拍,是对他的回应吗?叶梓慕抬头,嘴角慢慢弯起,露出浅浅的,满足的笑容。

    相识许久,严以修头一次发现,他有些看不懂她的目光。那目光若说是澄澈的,却似含着水雾,若说清纯,又隐隐透着妩媚。他在心底纳闷,一个人的目光里,怎么会藏了这么多看似矛盾的情愫?

    多年以来,他一直全身心地投入到严氏集团中,在商海沉浮中叱诧风云,于形势多变中运筹帷幄,而这一刻,他却忽然只想将面前的人拥入怀里,去爱、去疼、去宠,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这一切,并不是他不想给,也不是给不起。

    想到这里,他反握住叶梓慕的手,弯腰附到她耳畔,低哑着声音道“听清楚了,从今以后,你的人,你的心,就连你的目光,都只能属于我一个人!懂吗?”

    大概被他的气息呵到痒处,叶梓慕头微微动了一下,顺势缩进被子里闭起眼睛,长长的睫毛上沾了隐约的雾气,仿佛春日里蝴蝶的翅膀般轻轻抖动。

    隔了片刻,她才从喉咙里含含糊糊发出“嗯”的一声。

    严以修轻舒一口气。他给的承诺不需千言万语,她的回应也没有太多扭捏作态,这样,就好!

    话已至此,他再不用多说一句,只轻轻拍打着她的肩,像哄一个贪玩不肯睡觉的孩子般,轻柔地安慰她入睡。

    等到叶梓慕的呼吸声终于渐渐轻缓而悠长时,严以修这才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替她盖好被子。

    这时,叶梓慕终于再次沉入梦里,他本不需多管,但仍是怕她穿着束身的时装,睡觉不舒适,又从更衣室取出一套自己的睡衣,打电话安排两名女服务员来替她换好,这才轻掩了门,自己到另一间卧房休息。

    。 (战场文学https://www.cwww2.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雅涛的小说冷面总裁请指点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冷面总裁请指点最新章节冷面总裁请指点全文阅读冷面总裁请指点5200冷面总裁请指点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雅涛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战场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