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一百章、司蒲之死

本章节来自于 殇秋之陌 https://www.cwww2.com/455/45539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辛夷躲在一旁把他们的对话内容听的清清楚楚,看到白翁离开,却不敢贸然动身,因为秋冽向着她这个方向过来了,在离得如此近的情况下她不能保证自己不会暴露,更何况不管她用哪张脸面对他都不会有好下场,果然秋冽走到这边就停了下来,谨慎地四处查看,没有发现人才放心的离开。

    栾屹拉着辛夷飞速离开城主府,辛夷方才一直屏住呼吸,这会大口吸着新鲜空气,栾屹笑道,“还好吧?”

    “没事,你怎么会在这?”

    “和你一样。”

    “所以……你刚才也听到了?”

    “不仅是听到了,也看到了。”栾屹隔空在她的脸的轮廓上划了个圈提醒她脸上的人皮面具还没有撕掉。

    辛夷想起来笑了一笑,撕下面具的脸冷静地让人不敢轻视,“你究竟是什么人啊?在北海城呆了这么久偏挑我们来的时候才涉足城主府,什么都不问就处处给我们留人情,你等的是那张告示,还是凝惜呀?”

    栾屹被她看的有点发慌,“别紧张,我和你们不是敌人,只是很多事情确实要等到凝惜才能水落石出,所以我也不得已这么做。”

    辛夷不以为然地点点头,“所以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你究竟是什么人?”

    “干嘛非要问这个嘛!”栾屹的笑声里都带着心虚。

    辛夷将那人皮面具轻轻一抛,燃在空中,她冷冷一笑,“你既知道凝惜的原故想必对我陆青堂也有所了解,辛彦在的时候是为何能够如日中天不会不知道吧?曾经的情义无论过去多少年都不会消减,陆青堂散去的兄弟遍布三界,你若是陷他于险境,我豁出性命去也会让你体会到什么是被追杀到天涯海角。”

    栾屹看她认真的说出这番话不由得刮目相看,“的确,如今的陆青堂比起辛彦在的时候真的是不值得一提,能与兰幽谷相提并论的门派又岂会是徒有虚名,可是今天我才知道真能担得起陆青堂这个名声的原来是位女智囊。”

    “不敢当。”辛夷微微一笑,“或者你还想知道一下为什么陆炎冒着极大的危险也要消了我的功力?”

    栾屹越来越发现这个女孩很有故事,却也不敢轻易去试探她的底细,“好吧,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好不识时务。”话音刚落,他凑近了一点,悄声告知自己的身份,他知道,就算自己不说,以辛夷的威望,重新聚集那些兄弟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到那时要查出他的身份就是分分钟的事。

    辛夷面不改色,似乎这个身份在她的意料之中。

    …………

    韵南城

    封尘交付了玉石紧跟着那个黑衣人就走了,这一路走的兜兜转转,明明没那么远的路走的咫尺天涯似的,那黑衣人大概是觉得差不多已经把他甩掉了,大大方方地走进了长青殿,并且褪去了兜帽,可是长青殿虽大但是为了方便弟子练功多数地方都是较为空旷,最多就是花坛、青翠绿植,不太好藏人,他只能预估那人走的方向到的位置,提前守在那里,这才看清是个女子,以他曾经混迹五湖四海的眼界来看这个人他绝对见过,暂时闲下来的他突然发现长青殿和之前不一样了,整个散发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那种淡到可以忽略不计却又让人很不舒服的感觉使他头皮发麻。

    等到百无聊赖的封尘也没看到那姑娘再出来,心里泛起了嘀咕,进了偏殿才知道原来有人捷足先登,烬被锁链禁锢在那里却无人看守,突如其来的背脊发凉让他迅速反应躲开后方的攻击,封尘察觉到银的身上带着伤,果断结束两人的交手,而他们不约而同地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封尘扭头看向烬,之前没太看清楚,现在他可是认出来她是谁了,“你绑的?”

    银摇了摇头,“不是我,我来的时候她就这样了。”

    “这么多人啊!”

    这清朗的笑声招致二人同时看过去,原来晨润早就守在这里了,只等烬自投罗网,他见还有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名字。”

    “封尘。”

    “这名字有点耳熟啊,我是不是听谁提起过?”

    银幽幽道,“广大受害者。”

    “哎,殿下,怎么说我们也是同生同源,你这么损我不太好吧?”

    “哼,同生同源?我可没你那么残忍。”

    “差不多啦。”封尘嬉皮笑脸,眼尖地看到银在调动灵力,嗖的一下窜到晨润的身后,一脸嫌弃,“枉我方才看你身上有伤还手下留情呢!”

    晨润面色温和,“银殿主若是这种人,你怕是也不能好好站在这了。”

    封尘看到银勾唇一笑收了灵息才放下心,跟着他们进到偏殿,烬身上的锁链已经因为她的挣扎愈发的收紧了,封尘嘲笑她,“都这样了还费劲呢!”

    烬傲娇地扭过头去,一脸的不屑,三个人就这么站成一排,你推我我推你,谁都不肯动手审,银倒是没有怜香惜玉的心可是他接触过这个女孩,也知道她可比很多男子都要嘴硬,所以就不想费这个力气,不过有一个问题他比较在意,将两人请到外面,“封尘是跟着她来的,晨公子呢?因何来此?”

    “实不相瞒,我是受末神之托来这里等人的。”

    “末神?”那二人不约而同的发出疑问。

    晨润这才想起来末神这个称谓从开始就没怎么被人提起过,所以他们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就是东境之主。”

    “哦~”两人恍然大悟。

    银这次出来就是为他来的所以欣喜不已,“他在叶府?可否为我引荐一下?”

    “这个……”晨润尴尬地笑了两声,“我能把你带进门,但是能不能见到他我也没底,你怎么突然想起见他来了?”

    “请教点事儿。”

    “行,那你随我一起过去吧。”

    银看向偏殿,“她怎么办?”

    “我们安公子点名要她,所以我得带回去。”

    封尘一脸坏笑,“莫不是这位古神对她动心了?”

    晨润的脸色瞬间严肃,“如果你想活得久一点,他的玩笑永远也不要开。”

    封尘被他一警告讪笑着搔搔头,“知道了。可是他不是几乎不出东境的吗?而且叶府不是叶公子的地盘吗?”

    银也有这个疑问,回头看他,晨润笑而不答,示意封尘,“想知道就把人带上吧!”

    …………

    白界

    柳筠被困无魂市,周围渐渐围拢上来气势汹汹的打手,今日有人给他飞镖传信,约他来这里相见,说是商谈当年司蒲的事。

    方青木辗转打听到司蒲麾下的一位将领的下落,得知尚在人世喜出望外,以免再生变故当下便动身赶了过去,那将领的住处有点偏,着实赶了许久。

    见了面聂营还是比较热情的,但是谈及司蒲三缄其口,就这么天南海北的聊没什么意义,方青木也知过去这么久了突然有人来打听肯定是有猫腻,他不肯开口也是意料之中,“聂将领,其实我今天来你也知道,不过就是那桩子事,您给个痛快话,能否与我透露一二,此事对我很重要。”

    “年轻人,我看你的样子也不过二十出头,何故对当年的事如此执着?”

    “实不相瞒,我的父亲就是在那场战斗中牺牲的,这么多年我也私下里查过,当年的事必有隐情,我父亲是遭人陷害的,我很想查清楚这件事的真相,让父亲能够安息。”

    “孩子,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习烨。”

    聂营眼中满是震惊,“你是他的儿子?”

    “亲生的。”方青木郑重其事地强调。

    “天呐!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他的后人。”

    “您和我父亲很熟吗?”

    “熟得很,当年若不是他替我挡了那一劫我哪能活到今天啊!”

    方青木轻轻皱眉,“为什么。”

    聂营这才将那桩往事娓娓道来,原来当年司蒲带领的军队大杀四方,在三方势力中已然占据优势,这种情况下自然会有人想要玩弄手段,暗中作梗,柳筠表面上谁都不帮,但是私下里和薛伯邯暗中捣鬼,在大战前夕潜入司蒲的军营在酒水之中下了药,使得军队溃散,而司蒲在大战之时被他们趁虚而入,消去灵力,他的妹妹为了救他殊死搏斗,柳筠身上的烙印就是那时留下的,可柳筠毕竟出身不同,所学也非常人所及,利用地势将司蒲引入虚空之境,又误导他的妹妹利用迟暮使其置身火海,而他麾下的众将士死的死伤的伤,战况惨烈,聂营与习烨自幼熟识,进了军营也是作为司蒲的左膀右臂,他们身陷火海是习烨拼了命掩护他们逃了出来的。

    方青木沉吟半晌,“您的意思是司蒲将军还活着?”

    “死了。”聂营沉重地叹了口气,“尽管我们逃了出来,可是他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迟暮的伤害。”

    “那他那个副将烬呢?”

    “哎!说起他真是让人惋惜,我知她是个女子,对将军用情至深,可是在军营里这种感情只能埋在心底,不过将军也是心中有她,那日大概是料到会有此劫难,特意支开了她,所以才幸免于难。”

    “那这么说来司蒲将军其实没有葬身火海,那他的尸身去哪了?”

    “我记得是被他妹妹带走了,后来的事我也不清楚。”

    “他的妹妹……叫什么?”

    “和她那个火引一样,就叫迟暮,那火引就是用了她的名字。我还记得她和将军有一副玉佩,是暮阳花,你若要找她问当年的事可以以此为证。”

    得知当年事情经过的方青木神色凝重,离开聂营的家没多远就碰上了迎面而来的火烟。

    刚一见面,火烟就迫不及待的开口,“我查到了迟暮的下落。” (战场文学https://www.cwww2.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水予千华的小说殇秋之陌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殇秋之陌最新章节殇秋之陌全文阅读殇秋之陌5200殇秋之陌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水予千华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战场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