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099、引蛇出洞

本章节来自于 聊斋之画魔 https://www.cwww2.com/483/483019/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虽然得了线索,知道这里面有一个烧了脸的关键人物,但是接下来如何呢,一切有截然而止了。

    “早知道看柯南的时候就不打游戏了。”鸡一鸣蹲在地上随意写着所有的线索,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毫无头绪。

    姚通一直注视着鸡一鸣,所谓当一个疑点出现的时候,就处处都是疑点。

    本来看鸡一鸣还只是幻化人形幻化得像,此时姚通看他何止像,简直就是个人。

    尤其是皮肤表面会随着温度变化而变化。

    如今太阳正好,鸡一鸣的额头已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汗水。

    姚通在妖界,也算是集大成者,但是从来没听说过有个妖物化人形,还会流汗的。

    毕竟他们这些妖,有些本来就没有汗腺,而有一些就算原来是一只会流汗的生物,经过几百上千年的修炼,肉身其实不过是个依托,早已经修炼得超凡脱俗。

    难道还有高人练得返璞归真的?

    姚通反正是没听说过。

    而眼前这人的许多臭脾气,与那蒲老怪一模一样。

    比如手上沾了点泥,飞德要用湿湿的手帕仔细拭擦一番,用完的随手一丢,就不要了。

    大概凡人都是这个臭脾气。

    鸡一鸣如果知道这姚通想的是什么,大概要大叫几声冤枉,那是湿纸巾,本来都是只用一次,谁家的湿纸巾是循环使用的?

    姚通靠着自己一番明察秋毫,得出了一个无限接近事实的猜测——鸡一鸣只怕是一个奸细,一个被鬼魂附身的傀儡。

    于是姚通又开始思考,到底他混入聊斋城所谓何事?

    如果是为了趁机扰乱聊斋城,那他又为何跟进来?

    难道真正的目的是在蒲善?想把蒲善置之死地?

    虽然这个猜测也有值得推敲的地方,但是姚通已经认定鸡一鸣的别有用心,自然打定主意,任何事都和他反着去做就对了。

    鸡一鸣仔细思考了一番,对姚通道:“姚大人,我们不如分头行事,分别去冯府以及衙门打探消息。”

    姚通点头。

    “那姚大人,你想去哪边?”

    “你想去哪边?”姚通不答反问。

    “那我去衙门吧。”

    “我去衙门,你去冯府。”

    “……”那为何要问我?

    姚通心中也后悔,万一他看到蒲善就要对蒲善下手,那不是着了他的道?

    “还是一起去吧。”姚通想了个折中的办法。

    “现在我们都没有修为,万一有事,也好有个照应。”

    “也好。”

    骑上小摩托,两人又赶回城里。

    去到衙门,自然是碰了个门钉。

    也不知道是谁下了死令,涂三郎和方慎是朝廷要犯,不准探视,鸡一鸣塞了一大块金子,都被人推了出来。

    幸好在金子的作用下,守卫网开一面,没有把他们当成同党捉了起来。

    眼见天色已晚,鸡一鸣提议道:“姚大人,你看我们两个人去同一个地方实在是效率太低,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或许可以救涂兄,现在需要回客栈去准备。就有劳你去冯府打探一番?”

    虽然这事与冯府的关系不大,但是鸡一鸣就是有一种奇异的直觉,觉得这冯府飞去不可,如果不去,大概会后悔万分。

    姚通再次不同意,就在刚刚,他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鸡一鸣,防止他在自己看到的地方使阴招。

    鸡一鸣无奈,对于这姚大人非要和自己做连体婴这件事十分不满,你不是高冷路线的吗?今天什么毛病?

    但是姚大人不肯,鸡一鸣也不能逼着人家啊。

    妖怪们的个性真是阴晴不定。

    两人回到客栈,天色已经完全暗了,小元丰已经回来了,正一脸无聊地趴在茶杯边喝水。

    这种情形,自然是无功而返。

    原来小元丰追了出去,只见那矮小瘦弱的男子一路往西,走到了桥底下,就消失不见了。

    小元丰巡查许久,只在敲拱处找到了一枚玉佩。

    那玉佩写着一个“漕”字。

    没个古代故事里都有一个“漕帮”,难道《聊斋》也不例外吗?

    鸡一鸣看了小元丰的回放,对那男子突然消失的事情感到十分好奇,不是说着城里禁用妖术,他能凭空消失,实在是匪夷所思。

    而姚通更是吃惊,明明这城中禁法术,你的分身居然还能用,这实在太可气了。

    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的猜测是不是有些不对,如果他是一个傀儡,那为何会有分身?

    头一次,姚通对自己如此不自信。

    这些都不是主要的,鸡一鸣摊开从店里买来的东西,开始仿制地图。

    既然那朱府一家十三口有可能因为这藏宝图而死,如果这城里出现了藏宝图的下落,那凶手是不是会再次出现?

    死马当活马医,只能碰下运气了。

    鸡一鸣把今天买来的兽皮摊开,按着这地图的模样,稍稍改动几次,做了几幅几可乱真的地图。

    第二天一早,找了个小乞丐,付了点银子,让他拿着这藏宝图走到人潮最汹涌的地方叫卖。

    “藏宝图藏宝图,富可敌国的藏宝图。”小乞丐收了鸡一鸣十两银子,叫得十分卖力。

    开始众人不理会,鸡一鸣只能亲自上场,高声问道:“什么藏宝图?”

    “反正就是大家都很想要的藏宝图,引来血案的那种,你要不要?”小乞丐极具表演天赋。

    “是那个朱府……”鸡一鸣假装不小心说错话。

    小乞丐忙打断:“哎,这位相公慎言,看穿不说穿,想买请趁早。”

    很多人也听出了门路,围过来问道:“真是那家的藏宝图啊?你怎么来的?”

    “嘿嘿,告诉大家也无妨,省得你们说我卖假货。”小乞丐开始表演。

    “话说那府里自从出了事情,一直就没人打理。”

    “有天后门出来一位四十多岁的妈妈,给了我十个铜板,让我帮她把不要的衣物清一清。这藏宝图就藏缝在一件长袍里面,被我发现了。”

    马上有人追问:“那妈妈长什么样子?”

    “和我们一样两只眼睛一张嘴,不过她额头上长了一颗花生米大笑的红痣。”

    有人在旁边附和:“正是朱老太太身边的瑛姑,以前常来我店里帮来太太买桂花糕,我认得她。”

    如此说来,小乞丐这藏宝图的来源得到了十分有力的证明,准时朱府出来的没错。 (战场文学https://www.cwww2.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糖痴豆的小说聊斋之画魔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聊斋之画魔最新章节聊斋之画魔全文阅读聊斋之画魔5200聊斋之画魔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糖痴豆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战场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