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0080 猪狗之才

本章节来自于 冠冕唐皇 https://www.cwww2.com/484/484411/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薛师吩咐,请大王等于此短候,等待参礼。”

    在那紫袍官员的逼视下,宦者头颅低垂更甚,语调恭谨且带着一丝颤音。

    “大王?”

    李潼等三人俱着章服,紫袍官员自然能认出他们的地位如何,此刻反问一句,更有几分不屑意味蕴在其中,他举步缓行入内,视线很是恣意再作打量,然后才又开口道“王等谁家闲客?”

    “小王……”

    李光顺上前一步正待答话,却被李潼一把拉往后方。

    阻止了长兄自陈,李潼也前行一步,视线同样望向这名紫袍官员。

    对方身躯瘦高,紫色官袍之上,戴着一顶貂皮浑脱软帽,有帽尾垂下在脖间绕了一圈。其人相貌脸型瘦长,五官拉伸分布显得有些不自然,眼窝微陷以至于眼神隐有阴鸷,嘴角翘起则透出一股不加掩饰的轻蔑。

    李潼制止了李光顺,自己也不说话,房间中气氛顿时转为沉闷,宦者怯懦不敢上前,直到那紫袍官员阴冷视线转来,才又趋行上前,半弓身躯小声道“相、相公是春、春官武尚书……”

    听到这介绍,李潼心中便了然,同时也忍不住暗叹,不知自己倒霉还是走运,居然就这么撞见了武家人。

    春官尚书便是礼部尚书,早在《万象》大曲参评之际,李潼便听沈佺期讲起,洛典之后远春官尚书武承嗣转为吏部天官尚书,继任的则是其堂弟武三思。眼前这个吊死鬼形象的,自然就是武三思了。

    宦者又声音颤抖着介绍了三王各自封爵,武三思听到三王居然是故太子李贤的儿子们,那阴鸷的眼窝里闪过一丝惊悸,继而皱起了眉头。

    他也不与三王说话,只是负手而立,过片刻才又转头望向后方,沉声道“通事导宾者何人?今日大酺,参礼者寺监诸署并诸宫、府在职,怎么有爵者空职乱入?速速处理此事!”

    其人言辞冰冷且傲慢,就像是眼见三团垃圾碍眼,喝令扫出。

    听到这话,且不说门外众人反应如何,房间中的李光顺并李守礼脸色都是变了一变,被李潼抬手虚压。

    房间外骚乱片刻,不久后才有一名青袍官员一脸汗水的挤入进来,凑到武三思身边低语几句。

    武三思听完后,眉头皱得更深,视线斜斜望向站在房间中的少王。年前腊月,他才从兵部夏官侍郎递进为礼部春官尚书,接替堂兄武承嗣司掌典礼事宜。

    他新执署事,百务繁忙,大酺选乐这种小事自然没有精力去过问。选乐名单提上来,他便随手批准,待知薛怀义居然参制一部新曲入选,他也没有了解更多细节,甚至为了示好薛怀义,还提议将薛怀义这部新曲替换掉大酺正日当中的礼乐《堂堂》。

    不用想,这个提议刚刚提送政事堂,便被打了回来。但武三思也并不在意,刚才登殿途遇薛怀义还随口讲到此事,只道政事堂相公们太过迂腐傲慢,他觉得《万象》大曲是足够担当礼乐的。但事实上,这部大曲他由头到尾也没有听过观过。

    眼下僚属入陈,正是嗣雍王等三人居然也参与这部大曲,甚至大曲曲辞便由永安王亲笔写成。所以三王并非乱入,而是因事登殿。

    得知这一细节,武三思脸色直接黑成锅底,心情更是五味杂陈,愤懑至极,以至于隐在衣袍下的身躯都隐隐颤抖起来,本就少肉的脸腮更是咬肌凸起。

    眼下李武争锋,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他们武氏籍由神皇关系,可以说是将李氏皇族打得溃不成军,死散无数,占尽上风。

    自知满门荣辱全系神皇一身,他们武家诸人为了邀宠神皇,也是爱屋及乌,对于薛怀义都极尽阿谀,不顾士流讥笑。

    可是薛怀义这市井无赖,居然还如此无顾他们所释放的善意,在这样敏感的时刻,竟与雍王一家维持如此亲密关系。这个贼僧,他打的什么主意?是想两头下注,左右逢源?

    除了对薛怀义的忿恨之外,武三思心中更有一份羞恼更加难以遏制。

    他为了邀好薛怀义,主动提议要将《万象》大曲引为礼乐,政事堂那些宰相们虽然否决了这一提议,但在心中会不会讥笑他武三思蠢钝如猪、竟然做出这种资敌的蠢议?

    几种情绪纠缠,武三思心情之恶劣可想而知,以至于再看房中三王,眼中怒火几乎喷涌而出。这几个贼子逆种,侥幸活命已是至幸,居然还敢在无人知的阴暗角落搞这些小动作!

    此际人多眼杂,武三思纵使心情恶劣,心知不是发作的场合。三个少王只是小事,扰了稍后便要继续开始的大酺才是大事。

    他深作几口呼吸,才让自己情绪稍稍平复,转又望向三王,以冷漠疏远的语调说道“不知王等趣才难得,居然还能协助薛师阔制新曲献礼。不过,此间廷臣待诏所在,非是乐部久留之地,王等恭谨知礼,请勿作留难。”

    开口逐人,语气同样不客气。李潼心情自然也不算好,但他也心知,这一阶段的武家人对他们姑姑言听计从、服侍的服服帖帖,自有一股依傍大势的鸿运当头。

    反观他们兄弟,丘神勣带来的威胁还悬在头顶,好不容易能有机会见到武则天,结果好坏还在两可,更犯不上此刻当面做什么意气之争。

    于是他便转身跟两位兄长点点头,便要举步往外行去。

    武三思观三王动作,眼神更是不屑,去年至今,多少李氏身在外州的藩王都被猪狗一般的宰杀,凭这三个幽居禁中的逆种又能翻起什么风浪。

    随口将三王斥出,更给他带来一种颇为微妙的满足感,转头吩咐属吏道“之后清点乐部诸众,大酺盛典,恩泽普受,但却不可滥涉丑恶之流!”

    李潼等三人,本来已经迈出几步,听到这话后,他脚下顿如生根,视线盯死武三思脸庞,手指则指向另一侧战战兢兢的宦者,口中喝骂道“贱奴、贱奴!才虽猪狗,应识冠带!我兄弟贵胄天孙,狗眼敢作伶乐相待!”

    此言一出,内外俱寂,特别被李潼死死盯住的武三思,更是气得头顶浑脱软帽都弹动起来。

    李潼收回指向那战战兢兢宦者的手指,视线没有移动丝毫,却向武三思露齿一笑“小王性急浮躁,不能体恤奴役,让尚书见笑。大酺盛典,礼事繁多,德才兼备者尚且不能从容料定,何况尚书?我兄弟在廷则为小臣,在私则为劣孙,或刑司或杖斥,不劳尚书。厌此刁奴门栅之内尚且不能供事周全,敢有狗胆乱吠事外?薛师留其侍我,稍后薛师归来,我自诉之,尚书请自便。”

    说完后,他拉一把身躯仍有几分僵直的两个兄长,复往室内行去。

    武三思僵在原地,脸色已经涨得通红,他胸膛剧烈起伏着,甚至貂尾缠绕的脖颈都青筋毕露。他是真没想到,这被目作逆种的少王竟然如此嚣张狂妄,劈头盖脸便是一番指桑骂槐的斥骂,尤其在此众目睽睽之下,更让他羞恼得近乎失去理智。

    “仗内戟士何在?给我……”

    他顿足低吼,旁侧却有属官抢步上前,一把按住武三思已经抬起的手臂,附其耳边低语道“尚书息怒,尚书……大酺在即……”

    几人冲上前来,将武三思拥出室外,房间中除了兄弟三人,又只剩下两名宦者已是惊恐得魂不附体。

    “杂事牵连中官,实在抱歉。无论事后如何,我兄弟只身当之,也会求告薛师,请无涉其余。”

    李潼这会儿心情也是忐忑有加,强打起精神安慰两句被无辜牵连的宦者,他又抬手示意李守礼,让他去靠近白瓷盆山摆件的席位去坐。

    李守礼这会儿也有一些发懵,但见李潼示意后还是快速抓住重点,低声耳语道“巽奴你是要我掷器杀贼?可是飞弹能有准头,若真武士冲入,瓷盆沉重,我不能确保掷杀狗贼……”

    李潼闻言给他一个白眼,有些虚弱道“你能掷谁?稍后真有贲士冲入,砸自己,越狠越好,只要不死,你就救了兄弟!”

    “哈?”

    李守礼闻言后便瞪大眼,但还是连忙点头“听你的!”

    说话间,他已经弯腰去试那盆山摆件的重量,并将脑袋抵上,琢磨该从何处去砸。

    “三郎,这、这可……还是我来,我已经应过娘娘,绝不……”

    李光顺这会儿也是手足无措,见状便要上前将瓷器强揽在怀,却被李潼抬手拉住“什么好事,值得争抢?该他的,他是家门嗣息,性命更值钱。唉!你别乱动,等人冲入再砸。”

    李守礼讪讪归席,转又笑问道“这是什么计?”

    “绝户计!”

    李潼颓坐在席,以手覆额,心情可谓烦躁到了极点,只觉得这个武三思真是蠢猪,没有骂错。你没事抖威风,哪里不好,撩我这个随时准备与敌偕亡的亡命徒干什么! (战场文学https://www.cwww2.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衣冠正伦的小说冠冕唐皇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冠冕唐皇最新章节冠冕唐皇全文阅读冠冕唐皇5200冠冕唐皇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衣冠正伦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战场文学